当前位置:书迷村>都市言情>漂亮炮灰手拿反派剧本[快穿]> 第113章 怀孕争宠小前妻(十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13章 怀孕争宠小前妻(十)(1 / 4)

随着电话的摁灭。

霍北戎脸色一瞬间难看起来。

刚刚霍澄在电话里其实并没说出什么对时雾不利的话。

可霍北戎生性多疑, 这一通电话好歹坐实了他和霍澄关系匪浅。

事情多多少少有些不妙。

时雾脸色蜡白,第一次看到霍北戎为什么事情沉默这么久。

“霍……北戎。”

他上下打量着这个人,从他纤细的脚踝, 到姣好的面容, 以及浑身上下透着的娇养出的矜贵与风姿。

眸色一点点变沉。

“你说你和他不熟?”

“苏南,你到底还骗了我多少事情。”

霍北戎摩挲着桌前的资料, 他看着二人高中时期的合影,蓦然间, 脑袋里一阵阵地发疼,眼底冒出暗火, “他是谁,他是霍家的私生子!他妈妈害得我们霍家家破人亡!”

刚刚霍澄的话在他脑海里不断回响,刺痛着他陈年的记忆和早已愈合的伤口。

还有很多根本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, 一时间齐齐往他心口涌来。

他的婚姻。

怎么还轮得到一个私生子来置喙。

霍澄算什么东西。

也敢觊觎他的妻子,来接近他的孩子。

霍北戎一直以来都很能控制情绪, 可他现在眼神殷红,像是勾起了什么难耐的痛苦,“如果爷爷没有发现你怀孕, 你预备怎么做。不和我结婚?让我的孩子, 在那个私生子膝下长大?”

“苏南,谁给你的胆子。”

时雾手指尖都有些发麻, 面对盛怒之下的霍北戎,他好像失去辩驳的能力。

“霍北戎……”

“你还说不是他给你的药,你还说这个孩子不是你算计来的!”

时雾急中生智, 霍澄刚刚的话, 虽然坐实了他和霍澄的确曾经认识, 但是却避开了最要命的地方。

只要霍北戎现在还坚信这个孩子是他的, 今天这事就能化解。

时雾吸了吸鼻子,一时间鼻头一酸,“我……我是骗了你,我和霍澄的确很早就认识……可是,是他跟我说,你不喜欢他,要我装作不认识你……而且,我从来,从来都没有答应过和他在一起……”

“不信你可以去查。”

“苏家的确是有债务危机嘛,我……我也是实在想不到你会在这个时候跟我提离婚,没有我们的婚约,我哥哥……我哥哥……”

霍北戎扣着他的手,见他承认了,脸色越发阴鸷。

“你果然还是为了你哥,为了苏家。”

他猛然间攥紧时雾的手腕。

“所以你为了怀我的孩子,就去找了你的旧情人?”

“他不是我的旧情人……霍北戎,我二十岁就跟你结婚了,我哪里有什么旧情人。”

时雾到了这一步,也不装什么乖顺了,好像被霍北戎气得不轻,好几次想要甩开他的手,又被他稳稳地抓着,“你放开我,我还怀着孕,霍北戎,我还怀着你的孩子,你敢对我动手!”

挣扎之下时雾跌坐在软乎乎的皮质沙发上,一脚不仔细就踢翻了桌子底下的药瓶子。

霍北戎立刻屏息。

时雾却反应没他快,一阵甜香漫入鼻腔,时雾霎时间脑子有些晕晕乎乎,开始泛起一样的红来。

时雾整个人都沉到软乎乎的被褥里。

霍北戎赶紧将人抱了,一脚踹开门锁,轰隆一声巨响好像惊到怀里人,越发往他怀里缩去。

“好热……”

好不容易到了二楼房间,时雾已经浑身都呈现出淡淡的薄粉。

他开始缠着霍北戎的胳膊,不让他去拿湿毛巾,整个人像是一团加热后的棉花糖,又甜又粘。

“老公……”

霍北戎呼吸声猛然浑浊。

时雾一直都本本分分地喊他霍先生,气急了就是霍北戎。

“嗯,我在。”

他不敢耽搁,没有什么比让一个孕夫闻到了哪种药品更加糟糕的情况,见他呼吸越来越急促,霍北戎不得不解开他的裤子。

可那只手却握着他的手腕,将他的手缓缓上挪,移到胸口处,“这里,难受。”

指尖摸到的太过勾人。

一时间仿佛有一把火,轰地一下将霍北戎脑髓都烧沸了。

“我给你揉揉。”

他只能哑着嗓子,温声哄着那人,“这样就不疼了。”

药物催生出的异样的胀痛在手掌的揉按下渐渐缓解一下,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,可以轻易看到衣服下的两处小甜点。

越发地动人。

霍北戎喉头一阵燥热涌上。

明明刚刚他一点没闻到那药的,可一时间竟有些按捺不住自己。

可只是摁一摁没用。

这好像是小孕夫不慎吸入药后的独有反应,霍北戎一时间都有些为难。只能将衣服一点点撩起,放在时雾嘴里,“先咬住。”

埋头下去时,怀里的人哼哼唧唧地闹了起来。

如果这个人没怀孕的话,霍北戎现在一定用最直接的方法给他‘解药性’,反正他们明天要去领证了。

可他怀孕刚满三个月。

浅尝辄止后。

他忍住躁然的心绪。

开始尝试着用手帮着他排解。

时雾两颊绯红,眸子湿漉漉的,漂亮得惊心动魄。

霍北戎一只手抱着他,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他,撬开唇齿,将溃堤一刻的颤抖的呼吸和泣音全都封在一道甜蜜的亲吻里。

时雾的腰发着颤,眼皮该合不合的。

可药性又没彻底解开,霍北戎不得不彻夜亲手帮着小孕夫解决问题。

不能太凶蛮,也不能太轻缓。

霍北戎显然也是第一次这样‘伺候’人,好几次惹得怀里人不满,就会被很轻很轻地要在手腕处。

像是一只猫咪伸了爪子。

霍北戎哑然失笑。

刚刚的一点怒火竟然不攻自破。

刚刚那通电话里,听上去的确像是霍澄单相思,一味地想要劝时雾不和自己复婚。

霍澄还送了那么多礼物给时雾。

简直是居心叵测,完全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