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书迷村>都市言情>漂亮炮灰手拿反派剧本[快穿]> 第99章 贪生怕死猪队友(十五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99章 贪生怕死猪队友(十五)(1 / 4)

赠与他。

怎么可能, 姜成岭会把全部财产赠与他。

就连时雾手中的16%股份,都是他耗费一整个长河项目才硬生生从他们他手中虎口夺食来的。

他怎么可能会主动赠与自己股份。

裴峥脑子里嗡地一声,好像有那么一会儿乱成一团麻, 根本找不到思绪。

“那姜念呢。”

“姜少爷,持有他名下的两处不动产和小部分基金,别的, 就没了。”

这不可能。

裴峥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。

“申请姜成岭的探监权。”裴峥豁然起身,推开姜宅的大门, 冷风扑面而来, 门口雕花铁质大门外,路灯的照耀下,一团暗色的衣服被仍在那里, 已经被雨水浸透了。

他没打伞,上前确认,那的确是他披在时雾身上的外套。

时雾把他的外套丢了。

裴峥喉头一哽。

心底像是生出簇火苗来,他看着脚边的外套,一时间竟恼怒万分。

为什么丢掉。

他不是那么怕冷么。

他脾气怎么可以这么大?!

又臭又硬,简直就是一块顽石。等把人揪回来了, 他一定好好地——

“裴总,裴总?”

电话里的秘书呼唤, 裴峥才略略回过神来,缓缓闭上眼, 掩起眼底的一片暗光。

“嗯, 继续。”

“我现在已经载着秘书往姜家的方向过来了,大概有个十五分钟就能到, 保释金也带了。”

这秘书做事还是很有条理的。

裴峥的眼神微微缓和些, “好。”

他看着满天瓢泼的大雨, 想到了刚刚时雾离开时看向自己的眼神。

他从这里被带走的时候。

寒冷地夜风吹动他额前的头发,眼睛红彤彤的,又愤恨,又害怕。

“去装两件厚外套。”裴峥挂掉电话,对着屋子里慌然失措的佣人说道。

“裴,裴总。”佣人们看向他的眼神,都充满着惊惧,一时间竟不知道他这句话什么意思。

也是,在他们看来。

今天发生的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

短短一夜之间,老爷被缉拿入狱,而唯一的小少爷,也被拉入了拘留所。

而这位新姑爷,丝毫不为所动。冷眼旁观着一切。

裴峥低声道,“我去把念念接回来。”

佣人们这才眼含热泪,连连点头,“好,好……麻烦您了……”

麻烦。

明明他才是时雾的丈夫,他去接他是理所应当,为什么需要区区一个姜家的仆人跟他说什么麻烦。

管家忙不迭地跑到时雾的房间,拿了最暖和的几件外套,用袋子妥妥帖帖的装好了,围巾帽子一并都带着。交给裴峥的时候,竟然微微鞠躬,“谢,谢谢您。”

裴峥唇角抿了抿,“不用。”

姜念从小过的就是这种生活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

出门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,也是应当。

并不是他故意耍脾气,而是他习惯了被迁就。

裴峥提着袋子,静静地等车。

他不后悔用这种方法报复了姜成岭,让他一无所有。可是,他的确也是不择手段地利用了时雾。

时雾在气头上,是理所应当的。

他不该这么狠心。

就算要小惩大诫。

把他关在屋子里就可以了。

他一辈子娇生惯养,从没去过拘留所那种地方,不能让他在那里呆一夜。

裴峥缓缓闭上眼,拾起地上被弃如敝履,浸满污水的昂贵外套,修长的手指渐渐收拢,从里面摸出两本已经完全被雨水浸透的结婚证。

打开后,二人靠得很近,可照片里的两个人,怎么看,怎么不像夫妻。

都没有笑。

“我刚刚是气昏了头。”

“他是我的妻子,我去接他的是应该的。陈伯不用道谢,多煮点他喜欢吃的。”裴峥披上一件新外套,将结婚证擦干净放进衣服口袋里,看了眼手表,“大概半夜两点,我就把他接回来。”

管家鼻头一酸,忙不迭地点头,“诶,诶!”

走了两步,回头道,“我们小少爷,其实……看着顽皮了些,嘴巴是坏了点。可他本性不坏的。他心情好的时候,对我们也都不错,只是,自从他醒来以后,就不怎么笑了。”

佣人将裴峥手上脏兮兮的衣服接过要去给他清洗。

一展开,却惊呼一声。

衣服被车轮碾过,纽扣都已经全部碎裂,还有几处拉扯出了破洞。

已经没办法还原了。

“要给您丢了么。”

裴峥看着那件衣服,莫名地心有些不安,“嗯,联系让品牌方再送一件一模一样的来。”

秘书终于赶到了。

裴峥坐进车里,看到姜成岭律师的时候,将眼镜缓缓擦拭干净,慢慢地戴上。

他的睫毛很长,几乎要扫到镜片地程度。加上轮廓俊秀,这让他看上去分外斯文。

头顶灯光打开,律师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裴峥。

裴峥伸手,中指推了推镜框,看着沉默地打量着他的律师,“简明扼要,我的时间不多。”

律师回过神来。

“这是遗嘱,您可以先看看,可以的话,明天早上直接进行遗嘱公证。”

“理由。”

裴峥接过,“财产留给我,不留给裴念的理由是什么。”

“姜先生说,如果您实在想知道,就请打电话给他。”

“他已经被拘留了。”

“是的,但他说,只要您想,总是能打过去的。”

裴峥目光一点点扫过律师地面容,对方倒是也气定神闲,似乎料定他一定会打这个电话。

“好。”

裴峥拿起手机,不知道联系了谁,很快,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
“小峥。”

“说吧,你在干什么。”

姜成岭听上去并不算很慌张,“你其实应该放过,让我逃出去的。”

裴峥看了下手表,将遗嘱翻开第一页,目光淡漠地一行行扫过条文。

真的都给了他,没有丁点是给时雾的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