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书迷村>都市言情>漂亮炮灰手拿反派剧本[快穿]> 第14章 虚荣骄纵假少爷(十四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4章 虚荣骄纵假少爷(十四)(1 / 2)

“统,统!”

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三次喊系统了,一次比一次慌张,一次比一次急切。

系统也一脸懵逼,“不该啊,宝石诬陷事件他只拘留了两天就出来了,怎么气成这样啊。我……我再打个报告,可能不只是主角攻和反派崩,主角受也有点崩。”

“别打报告了,我感觉许沉要撕了我,活撕!”

“不会的。”系统认真脸,“免痛开着呢,不就挨几下打吗,忍着点。”

时雾:“!”

许沉高中可是散打冠军,照这个世界废柴假少爷身体,挨一下我手就会断掉!

许沉抬起手,时雾用力闭上眼。

睫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,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侵袭了他的心脏,让他一张小脸煞白煞白的。身上药物刚刚清退,膝盖和小腿一下都泛着酸麻,有些站不住。

许沉却只是将手扶着他的脖颈后部,将他拉得更近。

“怕了?”

“干脏事儿的时候怎么不怕呢。”

时雾始终倔气地抿着嘴,要他承认诬陷是绝不可能。

“许沉,你这是私闯民宅。”

时雾找到了突破口,公寓门口有监控,“我可以报警的。”

许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那眼神就像是非洲草原上嗜血的雄狮,盯紧了自己这没什么力气的兔子。

“你报啊。”

伸手摩挲着他白皙的下颚,柔软的触感一如既往。

“门禁卡,是你亲手给我的。”

“房间密码,是你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“不是你自己和警察说的,我是你最好的朋友。”

时雾那冻得发白却依旧水润丰盈的嘴唇,上面饱满的唇珠分外娇娆。

许沉伸出手指,就将那一小块轻轻压下去。

时雾果断否决,“不是!许沉,我们根本不是什么朋友!”

听了这句话,许沉嘴角的笑意越发森冷。

因为内心不确定秘密什么时候会暴露的惶恐不断萦绕在心间,时雾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,“你现在给我立刻从这里滚出去——”

张牙舞爪,毫无悔意。

甚至连丁点的愧疚都没有。

时雾就是这样的人。

目中无人,蛮横无理。

他自己有一丁点的不痛快,就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搅弄得天翻地覆才顺心。

每次伤害了别人,又总以为拿点钱就可以息事宁人。

反正程小少爷有的是钱。

许沉“呵”了一声,对这个回答没有丝毫意外。

对这样的人,讲道理是讲不通的。

“不是朋友,那也挺好。”

“毕竟,朋友是不会接吻的。”

时雾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,就被许沉摁在墙壁上亲了个猝不及防。

这次的亲吻和厕所那次完全不同。

没有狠狠的撕咬,反而是长驱直入地交缠。

许沉似乎很喜欢叼着他上唇那颗唇珠反复碾压,时雾被亲得喘不上气,眼底濛濛然一片,很快湿润起来。

他蹬着腿,许沉干脆箍着他的腰,将他从玄关处往里拉。时雾跟着他一路踉踉跄跄,因为身高比对方矮了一截,人又清瘦。整个过程里脚尖甚至几次都没踮着地,完全就是被拎过去的。

到了里面许沉直接将他摁在床边上坐着。

时雾刚想说点什么,又被继续摁着后脑勺,俯身再吻上。

喘不上气了。

时雾手指紧紧揪着许沉的衣服,推拒的力道越发绵软。

“呜……”

许沉低着头,他仰着头,窗外一盏月色将二人朦胧的身影在墙壁上投下两道交叠的黑影。

时雾的嘴湿软清甜,像是果冻。

可他怎么浑身都是湿透的。

“你出了很多汗。”

许沉终于停下这令人窒息的亲吻。

摩挲了一下他半湿的衬衣,漆黑的瞳眸里看不出喜怒,只伸手先将人抱去了主卧的卫生间里。

时雾不敢再乱说话,脑袋嗡嗡响,惶然无措懵了好一会儿,被放在浴缸旁边的小板凳上蹲坐着,抱着膝盖,低着头。

不得不说,哪怕是此时此刻,在他看来,时雾依旧是漂亮得不像话。

没有面目可憎,没有相看生厌。

时雾的嘴唇火辣辣地疼着,这次没有见血的咬痕,而是均匀地薄肿起一层。

他抬起湿漉漉的眼睛,实在不知道怎么办。但是看许沉狠狠地亲过他一次后好像消气不少。

于是试探着,不顾ooc的危险和许沉讨个饶。

“你别亲我了,我嘴巴疼。”

这段剧情是原文里没有的。

按理来说,许沉从警察局被关两天后就会开始自己搜寻证据证明他没偷宝石,而不是南辕北辙地跑到这里来对他进行恫吓报复。

时雾肩胛骨也疼得很,一个眨眼,泪珠子就滚落下来。

许沉俯瞰着他,“哭什么。”

时雾脸颊粉中透红的,睫毛被打湿,看上去怪可怜的。

他被亲得喉咙干哑,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了,听着格外娇柔,“你弄疼我了。”

嘴唇润泽,只有在这种时候看着乖一点,不会说那些惹人生气的话。

只来得及喘气。

“疼了?”

许沉嗓音沉郁,“你也知道疼么。”

说话虽然还是很凶,却起身地去给他倒了杯温水。

时雾的确渴极了,喝完了还舔了舔嘴边的水渍,“还,还要。”

要求还挺多。

可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。

许沉没有立刻再给他倒,而是眼神淡淡地瞥过放在洗手台上的外套,屈下一只膝盖半蹲在时雾面前,“这件外套是谁的。”

外套上混着时雾独有的馨香,以及另一个人的味道。

“秦昀的。”

许沉解开时雾的扣子,指着上面几道通红的指印,“这也是秦昀掐的。”

时雾摇头,“这是你掐的。”抿着嘴,像是有些委屈,眼角还氤氲着湿气,“刚进门的时候,你忘了。”

他没有用什么力,是小少爷的肌肤太脆弱娇嫩了。

许沉眼神凝住,手指微曲,默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